kok体育手机版:“这是你们最后一次看我留言了”发现孩子负面情绪,如何把握关键前30分钟?

2022-06-23 17:11

编按:自杀一直是位于青少年十大死因之第二位,因此当孩子出现焦虑、忧郁、沮丧,变得沉默或退缩,或是出现破坏等好斗行为,在生理上有失眠等状况,身边的大人们就得多多留意。(本文摘自《拥抱叛逆期:辅导室里孩子的真心话》一书,作者为罗可 ,以下为摘文。)

“这是你们最后一次看我留言了。”

“我明天就会离开了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志祥一早无故未到校,家里电话打不通,家长手机也无人接听,导师觉得情况不太对劲,同学赶紧拿了昨天晚上志祥在班级群组传的一段话给导师看,导师一看吓傻了,连忙通知辅导室与学务处。由于志祥之前就是我的二级辅导个案,我们已创建不错的信任关系,所以很快的我就透过孩子在校外的朋友帮忙协寻,最后终于在学校附近的河堤边找到他。

最危急的前30分钟

“志祥?志祥?你还好吗?”

孩子坐在地上抱著膝盖,看到我们后情绪变得非常激动,不断大吼著:“你们不要过来。”接著孩子躺在地上啜泣:“反正你们也只是要叫我回去上课而已,离我远一点,走开!”我担心孩子的情绪过于激动,所以没有再继续往前走,“好,志祥,我不靠近,那我可以坐在旁边陪陪你吗?”我与他保持著一段距离,然后不停地叫著他的名字,希望能借由志祥对名字的敏感度来打断他当下的负面思绪。

“今天的河堤蛮美的,风吹来也蛮舒服的。”、“你坐在这里多久了?会不会冷?”不论我说了什么,孩子都没有回应,于是我开始进入自言自语模式,试著转移孩子的注意力,使他能被动的暂时抽离负面思绪,然后我也营造了比较轻松的话题,让他的情绪能有些缓和空间。“志祥,虽然我不知你发生了什么事,但我知道你会在这里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让你很难受。”我同时揣摩并同理著他的情绪,待孩子的情绪逐渐冷静下来。“我们一起回辅导室好吗?你先不用急著回教室上课,我很在乎你怎么了?我会等你准备好了再来开口谈。”

专辅老师这样做……

当孩子陷入极度负面的情绪和思绪时,我们可以先想办法转移孩子的注意力,可透过不断地叫名字来引起注意,或是陪孩子说说话。 

如果孩子愿意说就静静听孩子说,如果孩子不愿意说,那就由我们来打开话题,这些话题也都必须避免引起孩子更大的情绪波动,先陪孩子度过情绪风暴最危急的前30分钟,待孩子的情绪缓和后,我们才有机会进入问题核心,与孩子讨论这些情绪的成因。

肯定孩子并作自杀风险评估

“我觉得人生没有意义,家里根本没有人在乎我,也没有人重视我。”志祥表示昨天晚上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,突然觉得人生没有希望、没有任何的意义,于是走到了阳台传信息给同学们,因为不想待在家里,也不喜欢这个家,所以计划今天就要离家出走,但走到了河堤边,想到昨天有同学一直劝自己不要冲动,就坐下来冷静,只是没想到手机开机之后,有这么多的信息和电话涌入,一大群朋友都在找自己,这让他很讶异,也有点开心。

老师很开心你没有做出冲动的事。

我再次肯定了孩子,也强化大家对他的关心与担心,我告诉志祥:“我们都很在乎你。”

由于志祥在班级群组传的信息是具有自杀意念的,所以我雪铁龙行自杀风险评估,判断他目前处于自杀风险的哪一阶段?是低度、中度还是高度?

除了有自杀意念外,是否也曾经出现过自杀企图或自杀行为?借着一系列的评估问题来确认孩子的自杀计划已落实到什么程度?是否有立即的自杀危机?“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自杀意念的?”、“自杀意念持续多久?”、“自杀意念出现的频率高吗?”、“是在什么事或什么地方出现自杀意念的?”、“曾经想过用什么方法来自杀?”、“是否求助过?”、“是否已经准备好了?”、“最后没有做出自杀行为的原因?”

图/仅为情境图。取自pexels

延缓孩子的自杀冲动

进行自杀风险评估及相关通报后,我也跟志祥签了一份“不自杀契约”,与孩子约定好当自己又情绪低落时,做些其他事情来缓和自己的自杀意念,借由契约来降低执行自杀行动的冲动。

不自杀契约的目的是在为孩子争取更多时间以减少自杀危险,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,孩子在签署契约书后也并非一定就不会自杀,所以我也陪著志祥讨论面对负向情绪的其他方法,当自己又陷入负向情绪时可以做些什么?

如果身旁有人可以聊聊天、说说话,也可以让自己先暂时停止这些负向思绪,于是我们在不自杀契约写下出现自杀意念的时候,可以联络谁?身边有哪些可利用的资源?

简式健康量表

根据卫福部的统计资料显示,15岁至19岁的自杀死亡率近五年来有增加趋势,且逐渐低龄化。自杀一直是位于青少年十大死因之第二位,孩子出现自杀企图的原因包含感情、人际、情绪与忧郁等因素,因青少年人格尚未发展成熟,又处于寻找自我认同的阶段,独立又依赖,这导致青少年在价值观的拉扯中容易有错误的认知扭曲,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时缺乏弹性,情绪容易感到焦虑、忧郁、沮丧,变得沉默或退缩,或是出现破坏等好斗行为,在生理上也可能有生理机能失调,出现失眠的症状,对人生感到无望,缺乏希望感。

图/仅为情境图。取自pexels

当孩子出现这些求救信号时,有些家长会误解孩子只是想获得注意因而忽略,错失了拯救孩子的黄金时期,我们必须多加留意孩子,在生活中是否会突然对日常活动失去兴趣、提不起劲、成绩全面性的退步、反复出现抽烟、喝酒或药物等不当使用?近年来许多孩子的自杀行为也都跟忧郁有关,孩子是否常常出现愤怒、负面又消极的言语?容易感到疲倦、没有食欲,甚至是出现拒学、沉迷网络等现象?评估孩子的自杀危险性,还可以透过台大李明滨教授等人所发展的“简式健康量表(BSRS-5)”来快速了解孩子的身心健康状态,帮助我们侦测孩子的心理照护需求,当量表的分数偏高,就需要进一步协助孩子就医或是转介给专业的人士进行治疗。

修正孩子的认知扭曲,强化保护因子

根据认知行为治疗学派,人们的心理困扰通常来自认知历程,人们对事件的诠释会造成其心理困扰,这些情绪困扰通常来自自动暗示及自我复诵,进而使人出现了忧郁的思维,包含自我批判、悲观主义和绝望感,志祥的情绪困扰部分来源正是这些负面的认知,包含独断的推论、选择性的抽象化、过度类化、夸大或贬低、个人化、标签化及二分法思考等,所以我也带著志祥去辨识出自己的非理性信念,并修正其扭曲的认知,以进行认知重建。

“嗯,我这次运动会帮班上赢了很多奖牌。”除了辨识自己的非理性信念外,我也试著在志祥的生活经验中找出其个人优势,强化志祥的保护因子,透过在学校的正向表现来强化其正向成就,提高自尊心,让他更有能量和信心去面对生活的挑战及困难。“嗯,我这个假日也有主动炒菜给爸妈吃。”同时我也邀请志祥的爸妈一起合作,鼓励孩子在生活中做出一点改变,为孩子赋能,强化他对生活的胜任感与控制感,并促进孩子与家人之间拥有良好情感链接。

自杀是一连串过程后的结果,陪伴这类孩子的过程煎熬又漫长,我们必须随时注意孩子发出的求救警讯,避免错过黄金时期,同时辨识出孩子的自杀危险因子。

强化孩子在个人与环境中的保护因子及个人优势,并给予正向的情绪支持与陪伴,家长也必须跟学校保持良好又密切的合作,在有需要的时候随时与老师、医师或心理师讨论辅导策略,以协助孩子顺利度过自杀危机。

本文由:kok体育 提供

关键字: kok体育-kok体育-kok体育官网